EN

赫德说

  •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与活动 > 赫德说

转载 | 美国的全课程长什么样?

以下文章来源于当代教育家传媒 ,作者王云

烟台双语学校收费标准

(本文系南京赫贤学校小学部执行校长王云在第七届全课程高峰论坛上的演讲,由《当代教育家》编辑部综合整理)

说到全课程,人们往往会想到跨学科整合、生活化学习等内容,“一个班,两位教师,一群孩子”,各个科目相互融合,融会贯通,学生们思维拓展,在实践中自由生长。这是属于中国的创新型教育模式,而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却是一种常态化课程。

不同地区社会、文化环境的不同必然带来教育的差异,那么美国的全课程又是什么样呢?美国硅谷布利斯特许学校堪称美国实施全课程的典范,透过这所学校,我们或许可以一窥究竟。


在美国著名的高科技中心-硅谷,有这样一个学校。它的面积不大,校舍看上去像工地上的临时工棚,像一个个横七竖八放着的集装箱。

这所朴素、简朴到极点的学校,却是美国加州地区首屈一指的公立名校。

在它十六年的办学历史上,它拿到了美国教育界诸多荣誉,他的毕业生大部分进入了美国加州顶尖名校,微软和苹果等科技公司的高管们都愿意让自己的孩子送进入这所学校。

那么,为什么如此简陋的学校却拿到了这么多荣誉?

到底是什么力量在推动波利斯学校走向教育的巅峰?

青岛国际学校

我曾经两次到布里斯学校学习。我在波利斯受到的最大震撼就是:

孩子的人生规划教育,从一年级一入学就开始了!

大家来看这三张表格:

青岛国际学校

第一张,关于思想品格的。这里面写着关于在什么时间里能够表现什么样的品质,还可以在什么时候做得更好。

青岛私立幼儿园

第二张:这是孩子自己填写的。她孩子正在思考自己的艺术。她认为自己的强项是欧普艺术和绘画。他在思考自己可以提高的方面,同时确定了自己的艺术目标。

青岛国际高中

第三张:一位老师在评定某个学生的写作能力。通过写作诊断的4分,认定她已经会写完整的段落了。

这是波利斯每个孩子每个学期都要制定的成长规划。

黄岛私立小学

这些目标涉及方方面面,有的针对自己的性格,比如,我要敢于承担一件任务,学会和高年级同学进行一次交谈。有的针对知识技能,比如刚才的艺术,比如我要把字写端正,我要学会唱rap等等。

波利斯规定这些目标必须具备这样几个原则:

所有的目标必须是具体的,可检测的,可实现的,现实性的,当下正在发生的。同时,你要分析清楚自己的优势,明确目标.确定家长、老师、自己在这份目标里需要完成的事。

当目标制定完毕之后,老师会和你进行交流,确认并且帮助你安排相应的步骤,告知相关的老师或者家长。

一位家长记录了自己孩子实现目标的过程:

她的孩子名叫Justin,预定的成长目标是让自己国际象棋积分达到1400分。

从这张表格的记录中,可以看到,这条曲线一路向上,显示出他在不断地努力,九月左右,情况似乎出现了变化。绿线出现,分数下降。记下来,孩子继续努力,红线又一次增加 。最后的分数是1391分,仅仅差了一点,就成功了。

但是,即使是这个失败的目标,依然让我们能感受到孩子们的收获。家长说,虽然孩子没有达标,但我觉得 ,他学到了更多的东西。

黄岛私立小学

我想起我小时候。从一年级到三年级,开学,做做作业,上课,考试,放假。每一天,每一周,每一年都没有太多的不同。你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变化,应该追求怎样的变化。

我相信,这种情况一定还在很多孩子身上重复。

在布里斯,从一年级开始,每一天,每一周,都有清晰的规划,清晰的目标,他们长大了,肯定不会像我们的很多孩子,到了高中都不知道自己该选择什么专业,将来可以做什么。

布利斯用一个并不复杂的人生规划系统 ,解决了很多我们想要做的事。比如:学习认识自己;自主确定发展目标;学习时间管理,寻求他人协助;体验失败和成功;培养终身学习的意识。

二重震撼:项目学习,紧贴大地与生活

我在布利斯受到的另外一重震撼就是项目学习。

项目学习,在中国也已经并不新鲜。为什么会给我震撼呢?因为我看到了紧贴大地与生活的综合探究性学习方式。

青岛私立高中

布利斯学校地处加州硅谷,他们附近的海岸生长着一种棱皮龟。这些年,随着环境的恶化,这种海龟的生存遭受了严峻的挑战。

如果是我们的学校 ,会怎么做?呼吁,倡议,宣传。也就差不多了。但是,这样做又有多大作用呢?我们自己内心也明白,这只是一场活动而已。

布利斯怎么做?他们让孩子们真实地行动起来,真实地研究起来,真实地为保护海龟提供有效的建议方案。

他们每一年都有一个固定的项目学习课题-如何保护棱皮龟。每个年级的孩子承担不同生长阶段的棱皮龟的保护任务。孩子们要调查海龟不同阶段的生长状态,然后寻找具体的具体的需要解决的问题。再开始设计方案,一遍遍测试,一遍遍的调整,升级。

这是一年级孩子们的方案。孩子们发现幼龟奔向海滩的时候,容易被灯光吸引。所以,他们聚焦的问题是,设计一种可以引导幼龟的机器,取名叫NET2000,帮助幼龟能够奔向海洋。

另外,在三年级,孩子们发现海龟往往把塑料袋当做水母或者其他食物吃掉,从而造成死亡,所以他们设计一种机器,吸走塑料袋,达到保护海龟的目的。

这些通过视频呈现的方案,都是那么符合实际,同时,又那么具有创意。你会发现,每个视频的表现方式各不相同,有的是解说,有的是动画,有的是字幕。这本身就是一种艺术。这些创意经过筛选、迭代,最后会挑选出正式的方案,交给有关机构去应用。每一年,都会有精彩的创意出现,每一年,都会让棱皮龟的保护得到更多人的重视。

一年当中,孩子们有四周的时间在实行着各种项目学习。他们需要进行校园调查,走访社区,甚至访问市民,关注社会新闻,从而寻求需要解决的具体问题,尝试不同的解决方案,一次次地测试,升级,寻求最佳的解决方法。

这是就是波利斯的项目学习:解决生活中的真实问题;自己寻求真实的解决策略和方案;回到现实中检测;让方案在社会中实际运用;一到九年一以贯之。

我自己过去也做过很多项目学习的尝试,对比波利斯的项目学习,项目学习在我们这里往往是活动加学习。热热闹闹的进行一次活动,所做的一切和生活没有太大关系。我们的学习属于校园范围,不会真的和外界发生链接。

当下,我们经常讨论未来怎样学习?

因为我们发现学习不再是掌握信息,而是要学会更重要的能力。在古希腊时期,学会这几项知识就可以称之为智慧了。而到了现代社会,知识与学科无比复杂,我们需要超越信息,寻求更重要的能力。

目前,各国一致认为面对未来,儿童需要掌握4C能力。即Critical thinking 批判性思维,Communication skills 沟通能力,Collaboration 团队协作,Creativity and innovation 创造与创新。

你会发现,这恰恰是波利斯项目学习朝向的目标。也正因为这些能力的提升,同步带动了学习质量。所以波利斯学校的学业成绩一直在加州处于前列。

当然,项目学习,除了提升能力以外,还要获取一些更重要的东西。

三重震撼:关注全人类的命运

在波利斯参观的第三天中午,三个孩子来给我们讲他们正在研究的环保调查。

几天后,这三个孩子带着他们的汇报参加联合国环保会议。

我现在已经记不起他们讲述了什么了。但给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他们的投入、真诚和热情。他们非常迫切地想告诉我们做了哪些研究,希望我们认同,并和他们一样重视环保。

周星驰电影里有句台词说,人如果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有人改了一句:如果一个人的梦想是成为咸鱼,有没有梦想有区别吗?

梦想之所以重要,在于它能指导现实。站在人类高度的梦想带来的和痴迷偶像的梦想带来的自然不同。 

一边是心怀全人类的梦想,一端是成为网红,成为偶像的梦想,两相比较,高下立见。当一个孩子心里有人类,有世界,即使长大后,他从事最普通的职业,他拥有的视野和情怀都将让他成为高尚的人,对他人有帮助的人。相反,一个孩子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而学习,即使毕业于名校,也只会是一个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波利斯的课程与联合国的可持续项目接轨,他们的项目学习始终关注着整个人类,整个社会的命运。他们始终站在人类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他们引导学生的,从来都不是当下的成绩。

所以,当你和他们的孩子讨论的时候,无论是一年级小朋友,还是初中的大孩子,他们日常的话题往往都是环境保护,濒危动物,弱势群体,如何保护热带雨林,如何避免种族歧视,如何解决非洲的饮水问题等等。

 

去看王国维的人生三重境界,你会发现,一个人必须先有“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 ”的视野,才可能出现 “衣带渐宽终不悔”的投入。


四层震撼:构建完美的教育生态

从帮助刚入学的孩子确定成长目标,到面向生活的项目学习,再到宏大的教育视野,这一切形成了波利斯与众不同的良好的教育生态。

小小的校园,却像热带雨林,每一个生命都是相互滋养。教师,学生,家长,员工如同阳光、雨水,藤蔓,昆虫,真菌、鸟兽,每一个生命都各得其所,相互滋养,构成一个完美的生态链。

在这所学校里,所有的的事都是一以贯之的。前面我们提到的规划,共情,站在人类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我们可以想象一下老师会有着怎样的状态。

在这所学校里,老师关注的焦点不是分数,不是平行年级的竞争。在他们眼里,可能更在意的是,那个有缺陷的孩子是否得到了帮助,这个项目需不需要我支持。教室的灯有没有关,学校会不会有欺凌的现象发生......

在波利斯,因为有了这种完整的教育生态,制造了这种和谐健康的学习文化。所以那你在校园里遇上的人,听到的课,遇上的事,每一个细节都是自然而然,让人舒适温暖。

关于波利斯的分享到这就结束了。但我想请大家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在全课程的峰会上,你们要花这么多时间来听我讲波利斯呢?

当然,这二者必然有关联的。但大家察觉到哪些地方的关联吗?

今天的全课程已经升级到了4.0版本。

升级版的全课程,已经从最初的一系列读本和主题学习,升级为一个理念系统:强调重建教育生态,构建4.0版生命教室,让校园里人际关系和谐友善,师生教学相长,让学习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同时,升级版的全课程,还是一套方法论,一个资源库,一个开放的课程平台。它融汇了各种先进的学习工具、策略,改变学习方式,为孩子的学习提供突破校园围墙的各种资源。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这一切都和波利斯学校如此相似,不谋而合。

所以说,好的课程不分国家种族;好的教育永远指向人性的完善。

布利斯学校的创校校长温妮女士和全课程创始人李振村老师从未谋面。

但是他们一见如故。温妮女士说,虽然我和李校长需要通过翻译交流,但是我们的理念完全一致,我完全理解李校长所讲的一切。她觉得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波利斯的探索和全课程的探索路径和方向都是一致的。

因为这种一致,所以全课程和波利斯将合二为一,共同打造南京赫贤课程。

明年九月,南京赫贤学校正式起航,我们将与赫德学校并行,将努力探索未来学校的课程形态。创造中国化的国际学校的教育生态。 

南京赫贤学校,更中国,更世界,更未来。